興業原創

當前位置:首頁 > 興業原創

銀行貸款合同中加速到期條款與合同解除之間的關系芻議

作者:馬學芳 發布時間:2019-12-02



在銀行貸款合同中,加速到期條款是指雙方當事人在合同中明確約定的在合同履行期間內當借款人出現 “可能影響債權安全或者債務履行”或者“發生可能危及還款能力”等違約情形時,銀行以單方面宣布履行期限提前到期,并要求相對人提前償還貸款本金及利息的合同條款,1 通常表述類似為“借款人違約的,貸款人有權采取以下一項或多項措施:(1)要求借款人限期糾正違約行為;(2)宣布本合同和貸款人與借款人之間其他合同項下未償還的借款和其他融資款項立即到期,立即收回未償款項……”。


實踐中,當借款人違約時,銀行主要以書面通知或提起訴訟的方式行使加速到期的權利從而維護債權的實現,而加速到期與合同解除之間有怎樣的關系?加速到期條款的效力如何認定?行使加速到期的權利是否必須以合同解除為前提?本文筆者尚作以下淺析:



一、加速到期與合同解除的區別


(一)加速到期條款的法律性質存在爭議


關于加速到期條款的法律性質問題,無論在司法案例中還是學說觀點中都存在分歧。2 司法案例中主要有附條件的合同變更之說、約定解除權之說等,學說觀點主要有解除權條款說、附條件條款說、違約責任條款說等,本文不再細述。而關于合同解除在我國《合同法》中有明確的法定解除和約定解除之規定。


(二)加速到期條款的效力具有向后性


我國《合同法》第九十七條規定了合同解除的效力:“合同解除后,尚未履行的,終止履行;已經履行的,根據履行情況和合同性質,當事人可以要求恢復原狀、采取其他補救措施、并有權要求賠償損失”。可見,合同解除既有終止履行的向后效力也有恢復原狀等向前效力。相比較之下,加速到期條款的效力只是向后的而不存在恢復原狀等向前效力。3


(三)加速到期權利的行使不以提前通知為前提


我國《合同法》第九十六條明確規定了合同解除權的行使:“當事人一方依照本法第九十三條第二款、第九十四條的規定主張解除合同的,應當通知對方。合同自通知到達對方時解除。對方有異議的,可以請求人民法院或者仲裁機構確認解除合同的效力。因此,行使合同解除權時,享有解除權一方有通知的義務”。而我國法律并未對行使加速到期權利的通知義務進行明確規定。


即使在訴訟中,借款人主張銀行要以事先通知借款人為前提條件或者要求就提前收貸給予準備期的抗辯,法院裁判也不予采納,而是支持銀行可以直接以訴訟的方式提前收貸。主要裁判理由為:銀行宣告貸款提前到期,系其按約行使相應的合同權利,該權利的行使并不以給予借款人30天的糾正期為前提。4


微信圖片_20191204172936.jpg

圖片來自網絡  版權歸原作者



二、加速到期條款的效力認定


在銀行貸款糾紛中,借款人通常都會以銀行貸款合同中的加速到期條款為格式條款進行抗辯,即借款人認為該條款加重了借款人的責任、排除了借款人的主要權利,應當作出不利于提供格式條款一方的解釋,認定該條款為無效條款,但該抗辯理由在司法判例中未能得到法院的支持。在甘肅省高級人民法院(2016)甘民終295號判決書中法院認為:本案中,雙方當事人簽訂的《流動資金借款合同》中關于“提前收貸”、“本金和利息加速到期條款”的條款雖然屬于格式條款,但在合同“簽約重要提示”部分,銀行對免除或限制其責任的條款提請對方認真閱讀并充分理解合同條款,并對其中有關責任承擔、免除或限制銀行責任以及加黑字體部分內容予以了明確提示和說明。同時,合同中約定的提前收貸是以借款人違約為前提條件,并非銀行可以隨意提前收貸,如無借款人違約情形出現,該條款不得適用。故《流動資金借款合同》中提前收貸條款并非銀行免除或限制其責任的條款,銀行對格式條款以合理方式提請了借款人注意,該條款合法有效。


另外,上海市高級人民法院《關于審理借款合同糾紛案件若干問題的解答》第五條規定:“借款合同關于貸款人提前收貸有約定的,該約定只要不違反法律、法規的強制性規定,應認定有效”。因此,在司法實踐中,加速到期條款因約定而有效為主流觀點。



三、加速到期權的行使是否以合同解除權的行使為前提


我國《合同法》第二百零三條規定“借款人未按照約定的借款用途使用借款的,貸款人可以停止發放借款、提前收回借款或者解除合同”,從該條規定可以看出,加速到期(提前收回借款)和合同解除是兩個并列的概念,二者權利的行使并無先后順序之分。那么,當借款人違約銀行提起提前收回借款(加速到期)的訴請是否意味著合同的解除呢?在(2017)魯10民終1288號中國工商銀行股份有限公司威海環翠支行與王霞金融借款合同糾紛中,關于提前償還全部貸款本息是否意味著要解除合同的問題,法院給予了否定的回答。法院認為:從雙方約定的文字表述中可以看出,宣布貸款提前到期和解除合同是兩個不同的法律概念,在借款人違反合同約定的情況下,貸款人有權選擇宣布貸款提前到期,要求借款人提前還款,也有權選擇解除合同。且兩者的法律后果也并不相同,貸款人宣布貸款提前到期,實際上是貸款合同約定了債務人的加速到期責任,借款人還款仍然是對到期貸款的歸還,而不是對合同解除后的恢復原狀之還款。


1575451889(1).jpg

圖片來自網絡  版權歸原作者



此外,上海市高級人民法院《關于審理借款合同糾紛案件若干問題的解答》第五條規定“在貸款人主張借款人提前還款的條件成就時,貸款人據此訴請要求借款人提前還款的,法院應予支持。該訴請不以解除合同為前提,故貸款人無須主張解除合同訴請”。該文件也明確了銀行貸款合同中加速到期條款與合同解除的關系。而且即便借款人在訴訟中以銀行的提前收貸訴請屬于解除合同進行抗辯,法院也不會予以支持,在(2016)浙02民初412號浙商銀行股份有限公司寧波分行與浙江格林博德板業有限公司、慈溪萬基針紡織品有限公司等金融借款合同糾紛一審民事判決書中法院認為:借款人不能及時支付利息當屬危及借款安全,貸款人得提前收回借款,該約定并不導致借貸雙方權利義務顯失公平,就歸還借款本金而言,借款人在借款期內未按時支付利息屬于預先違約,銀行在借款期限屆滿前要求其承擔違約責任的訴請并非屬于解除合同。


綜上,銀行貸款合同中的加速到期與合同解除屬于完全不同的兩個概念,二者的法律性質和法律后果等存在本質的區別,對于銀行而言,貸款合同中的加速到期條款在很大程度上維護了銀行一方的權益,而作為借款人在簽署貸款合同時應仔細閱讀合同條款,知悉自己享有的權利和承擔的義務,一旦簽署就要依約履行相應的合同義務以免因違約承擔提前清償所有本息的不利后果。




參考文獻


1、2、張子越《銀行借款合同中加速到期條款的法律性質探究》,莆田學院學報第3期。

3、毛玲玲《金融機構訴訟提前收貸問題研究》。

4、余文唐《提前收貸案件若干實體問題探討》。



广西快3开奖结果查询l 河北快三技巧 海南体彩飞鱼地址 Sg飞艇注册平台 股票推荐群是怎么加到人的 黑龙江黑龙江省22选5玩法 泳坛夺金组选中奖规则 p2p网贷理财平台 江苏十一选五开奖结 大乐透追加中奖规则 股票为什么会下跌 平肖是什么 新股票发行规则 期货配资规则 广东快乐10分人工计划 福利彩票有真实中奖吗 20选5精准准专家分析